您的位置:老铁SEO > 站长新闻 >

芯片巨头并购潮究竟意味着什么

文章来源:未知

作者:老铁seo

人气:19

2020-12-26

2020 年的年终岁末,经历完黑天鹅事件频发的这一年,我们才真正体会到 “多次见证历史”到底是怎样的一番滋味。

今年下半年,脑极体开始系统性地关注半导体芯片(IC)产业的发展,也在专注智能科技生态的极术社区中分享了我们对 IC 产业相关技术、公司、地区的突围法则的研究。而就在这段时间里,我们也注意到全球 IC 产业迎来再一次短暂而剧烈的产业大并购,从 7 月份开始,短短四五个月时间,全球几大芯片巨头发起的五起并购,其规模已经超过 2015 年一整年并购规模。

 

这五起并购分别是:7 月,美国模拟芯片巨头亚诺德(ADI)以 210 亿美元收购美信(Maxim);9 月,英伟达(NVIDIA)以 400 亿美元收购 ARM;10 月,韩国的 SK 海力士以 90 亿美元收购英特尔的 NAND 闪存芯片业务;英特尔的老对手 AMD 以 350 亿美元全股票收购全球最大 FPGA 芯片制造商的赛灵思(Xilinx);10 月底,美满(Marvell)宣布以 100 亿美元收购光通信及数据互联领域的美国模拟芯片制造商 Inphi。

所以,今年又可以称得上是 IC 产业的并购大年,与 2015 年全年 30 起并购达到 1077 亿美元的规模相比,这一次所呈现出来的则是数量少而规模巨大、时间集中且巨头林立的特征。而且这一轮收购的主角几乎都是近两年来取得飞速增长的半导体厂商,如英伟达和 AMD,且并购的方式约等于同业的强强联合或者异业优势互补,如亚诺德收购美信以在模拟芯片市场扩大市场份额,AMD 收购赛灵思、英伟达收购 ARM 以补全业务线版图。

如果我们回顾 IC 产业的发展过程,就会发现半导体芯片厂商通过并购来获得先进技术,或者扩大市场占有的方式是非常普遍的,今年的这几场并购自然也有这样的目的,但今年并购出现的一个新特征,则是巨头们纷纷指向数据中心这一新的行业增长点。

我们希望透过对这几场令人倍感惊讶的高溢价收购的细节梳理,来看下这些芯片厂商相互并购的具体行动逻辑和背后的推动因素,也希望能够探讨下在全球 IC 产业大并购的整合浪潮下,对于我国的 IC 产业来说又意味着什么?

从 2015 年 IC 产业掀起并购潮说起……

根据数据,发生在 2015 年的 IC 企业并购交易规模超过了此前七年的总和。在这一年的并购潮中,安森美以 24 亿美元收购了 Fairchild(也就是那个大名鼎鼎的仙童半导体),成为全球第二大电源半导体企业;恩智浦用 118 亿美元收购了飞思卡尔,奠定了恩智浦在汽车半导体领域的老大地位;英特尔斥资 167 亿美元收购 Altera,补全了在 FPGA 芯片的板块,打开了 AI 计算的大门。

这一年中最大的一笔交易是安华高以 370 亿美元并购博通,成立了新博通,创下科技产业自上世纪 90 年代末互联网泡沫时期以来最高收购金额的记录。

不过,这一年并没有过多有想象力的并购案。除了英特尔布局 FPGA 芯片外,其他的并购大多只是在各自细分领域,通过 “合并同类项”的交易来扩展市场,降低生产成本。比如安华高收购博通之后,从 2017 年起可以为该公司每年节约 7.5 亿美元的成本。

 

不过,正是这一年之后,科技产业有了新的故事可以讲,那就是 5G 通信带来的物联网、车联网,以及人工智能技术的崛起,随之而来的就是 2016 年仍然 “吸睛十足”的 IC 产业大 “乱斗”。

比如,2016 年软银宣布用 320 亿美元收购 ARM,当时的孙正义意气风发,手握千亿愿景基金四处攻城略地,而收购 ARM 正是软银在物联网业务上面的战略布局。这一年,移动通信芯片大厂的高通想要拿 380 亿美元的高价整个吞并了全球汽车芯片厂商恩智浦,等于买下汽车芯片市场的一大片江山,最终因为涉及市场垄断审查而未能成功。更离谱的是,这期间博通还站出来试图强行收购高通,收购金额更是高到 1300 亿美元,这一极富 “戏剧性”的强行拉郎配,最终在美国政府的干预下以一场闹剧收场。

值得注意的是,2017 年,英特尔以 153 亿美元拿下汽车高级自动驾驶芯片企业 Mobileye,使得汽车半导体的并购整合也开始热络起来,而这也是英特尔极为成功的一次产业结构的版图扩张。

2018 年到 2019 年,IC 产业因为国际贸易摩擦、市场疲软等原因陷入到并购的低潮,但我们仍然看到一些有 “谋篇布局”意味的并购案发生。比如,2019 年,英飞凌 100 亿美元收购赛普拉斯,实现两家在产品线上的高度优势互补,进一步巩固英飞凌在汽车和物联网上的优势;再比如,英伟达斥资 69 亿美金收购 Mellanox,凭着后者在硬件通信上的优势,完成英伟达在数据中心和 HPC 业务上的翻盘。

 

如果说 2015 年时候的并购潮,主要是 IC 厂商为应对营收增长放缓和成本上涨的挑战,用主动寻求并购来占领更大市场份额、优化产品结构以及降低经营成本,那么 2016 年之后,更多的并购在指向新型业务的扩充和新技术领域的整合积累,主要目的不再是发挥规模效应或者看重眼前的营收,而是打造面向物联网、自动驾驶、人工智能等领域的未来竞争力。

因此,从 2017 年到 2019 年,虽然没有特别大额的并购案发生,但是这一期间同业整合以及异业互补的进程仍然在悄然继续。此前发生大额并购的巨头在消化因新业务、新市场整合带来的变化影响,正在蓄势待发的巨头们也在为未来的业务增长点紧密布局。

而到了今年,这 5 起行业巨头并购同行对手或整合异业巨头的大手笔操作,不仅打破了 2015 年的 “并购天花板”,而且是将并购玩法推入了 “巨头对巨头”的新阶段。如果非要用一个比喻来说,就像是《航海王》的路飞团队从新世界的前半段进入了后半段,从挑落地方豪强到开始挑战 “四皇”的升级了。

那么,2020 年的这场 IC 产业的并购潮的原因和逻辑又是怎样的呢?

上一篇:eSIM 这次真的要火了:手机先靠边

下一篇:没有了

相关文章

在线客服

外链咨询

扫码加我微信

微信:juxia_com

返回顶部